一路飞奔的“二师兄”最近停下了脚步,最强“猪周期”戛然而止。究其原因是生猪供应短缺导致今年猪价大幅上涨,进入6月后,供应紧张的局面得到缓解,大猪存栏比例上升,出栏肥猪增加。与此同时,生猪价格高位震荡不仅对养殖户敲响了警钟,也暴露出生猪养殖业的弱势。

王波近三年来通过“公司+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的生产模式,养猪带动广元市剑阁县锦屏乡300多户900余人脱贫。目前带动该县多个乡镇发展。

近来,涉县一些山村的村民将收获的柿子削皮后,挂在木头架子上晾晒,呈现出一派丰收景象。

在持续上涨16个月后,6月中旬开始,生猪价格出现下跌。

王波告诉笔者:“创业初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家人反对,朋友怀疑,乡亲们的不信任以及资金短缺等问题。我把之前积攒的八百多万都投进去了,连住的房子都抵押了,最穷的时候兜里只有十几款钱,感冒了都舍不得花钱买药,……现在我已打开了消费市场,我又增开了四家门店,也向宾馆、饭店、食堂提供猪肉,赢得了很好的口碑,猪肉供不应求。但赚钱不是我的初衷,我的初衷是让我的乡亲们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让消费者吃上放心肉!”

据悉,经过一个月晾晒、压平后,这些柿子就会成为美味的柿饼。图为村民在削柿子皮。

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年3月生猪价格只有每公斤11.6元,而这也是新一轮上涨通道的起始时间。6月3日,全国瘦肉型猪出栏均价升至每公斤21.21元,创历史新高。随后小幅震荡,但6月13日、6月14日生猪价格连续两天暴跌,至每公斤20.6元。6月30日,全国瘦肉型生猪均价跌至每公斤18.99元,自历史高点下挫10%。”

偶然经历 与猪结缘

猪肉价格见顶回落是否意味着“最强猪周期”见顶结束了呢,猪价步入下行通道?市场人士认为这可未必。

王波出生在剑阁农村。读完高一后便辍学做生意,先后摆过小摊,当过厨师,搞过装修,后来包工程,积攒了不少的钱。他的成功让他的父亲刮目相看,村里的村民也把他当做榜样,称他“年轻能干,是个有出息的娃”,是全村人的骄傲。

为何一泻千里

但一次偶然的经历让王波当上了猪倌,成为“猪老板”。2012年一个夏天,他和几位朋友去剑阁县锦屏乡游玩,到一位大娘家里找水喝,得知传统的农村养猪生长周期长并不赚钱,有时甚至还要亏本。因交通落后,只有等老板上门收猪,常常将价格压得很低。大娘的话很震撼他,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间,像块大石头压在心上。“我要帮乡亲们养猪,让他们脱贫致富”他暗自下定了决心。回家和家人一说,没想到全家人都坚决反对,尤其是父亲,说他是“瞎折腾”,气的犯了病,妻子也不支持,就连平时跟自己最亲近的弟弟也出来反对。没办法王波只好去找最要好的朋友商量,朋友们先是很吃惊,接着表示反对,后来还开玩笑送给他个外号“猪老板”,说他笨,堂堂的建筑老板不当,去养什么猪,而且隔行如隔山,猪并不好养。

芝华数据高级分析师袁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一段时间猪价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持续下跌。根据芝华衡量全国生猪均价的芝华生猪指数显示,目前猪价较5月底下跌了8%。其主要原因是由于生猪供应短缺导致今年猪价大幅上涨,但进入6月以后,供应紧张的局面出现了缓解,特别是6月中旬开始,大猪存栏比例上升,出栏肥猪增加。短缺格局的缓解,给猪价下调提供了基础。”

下定决心 誓当猪倌

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向记者表示:“猪的标准出栏体重在110公斤,超过这个体重继续养殖,猪更容易长肥肉,在标准体重之上的猪被称为牛猪。”

虽然得不到亲友的支持,但也动摇不了王波养猪的决心。时髦老板立志要当猪倌。他开始看书,在网上收集养猪的相关资料。四川省是生猪出口大省,剑阁县是个农业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如果按传统模式养猪肯定没什么前途,猪的品种也得换一换,需引进种适合本地饲养,消费者喜欢且有较好的经济效益能帮乡亲们脱贫致富猪。最终他选种了这种黑猪,但这不是普通的黑猪,它叫川藏黑猪,川藏黑猪品种优良,肉质鲜美。选定品种后,王波立即动身去乡亲们家里做宣传,可老乡们一听见让他们养黑猪,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这年头谁会买黑猪呀?”
,“以前老一辈养过黑猪,黑猪膘厚,肥肉多,不好吃”王波赶忙解释“我的黑猪猪种是从德国引进来的,不是土黑猪,和你们以前养的黑猪品种不一样……”乡亲们还是不乐意“不管你的黑猪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卖不出去咋办?”王波赶忙保证“我把小猪仔送给你们饲养,养成肥猪后我来回收”,这是王队长发话了“你看你穿着西装皮鞋的哪像个养猪的,要是弄亏了你跑了,乡亲们管谁要钱呢?”乡亲们议论纷纷,都不信他带来的黑猪能赚钱。看来要得到乡亲们的信任,还必须得到政府的支持,王波寻思着。

他进一步指出,其实每轮猪周期上涨期均会出现的压栏、惜售现象,2015年3月18日生猪市场进入新一轮猪周期后也不例外。

政府支持 攻坚脱贫

2016年春节过后的牛猪数量却较往年明显偏多。原因主要是之前3年的亏损导致养猪人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又赶上2015年末2016年初春节前后发生严重猪病,导致伤亡率偏高。所以在春节后需求淡季猪价不跌反涨,头均盈利逐渐攀升至1000元以上,养殖户普遍希望通过压栏养牛猪来挽回损失、抓住这次难得机会。同时,生猪市场也出现了罕见的猪价创历史高位,而玉米豆粕价格罕见低位,导致造肉成本大幅下降,为养牛猪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基础条件。因此,春节过后本该各月出栏的标准体重猪被压栏,并开始积蓄。至6月份,生猪市场已经积蓄了一定量的牛猪。

王波跑到乡政府把自己想带动乡亲们养猪致富的理念细致地分析给领导听,立马得到乡上领导的认可,乡领导更是相见恨晚,与王波共同商讨养殖的模式,销售渠道等,还亲自带着村干部和王波一家一家上门给乡亲们做工作,定保证,签订合同。

但5月开始,从复合多维、多矿等饲料添加剂到玉米、豆粕、小麦麸等大宗原料,价格开始一天一个价地大幅上涨。以豆粕为例,6月6日时我们搜猪网监测的养殖户拿到的豆粕价格还在2.8元/公斤左右,但3天后的6月9日便暴涨至了3.36元/公斤,3天暴涨了20%。

王波养猪选用的是“公司+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的生产模式。简单的说就是王波把小猪仔和母猪赊给乡亲们养,不收一分钱,等母猪下了小猪仔,小猪长成肥猪,王波的公司按照合同签订的价格回收小猪和肥猪时,再从中扣除小猪和母猪的成本,饲养过程中,王波的公司要负责技术指导和监管,要保证原生态饲养,吃米糠、麦麸等。养猪的圈舍由乡政府申请的扶贫资金修建,不需要老百姓出钱。另外,在乡政府的支持下,王波在锦屏乡成立了剑阁县圣泓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户以股东的身份加入合作社,既当老板又当员工,乡亲们积极性很高。合作社有专项保证金,由乡政府,王波的公司和社员共同监管,如果社员养殖的黑猪生病或是死亡,由此保证金来补足社员的亏损部分,让乡亲们零风险养殖,以保证乡亲们的切身利益。

“饲料价格的大幅上涨导致育肥成本大幅上升,尤其是饲料转化率较低的超大牛猪。养殖户只能加紧卖猪,牛猪的集中出栏打压了价格。再加上今年屠宰企业效益不佳,上游生猪价飙升,不高价收不到猪,但下游肉价涨幅小于上游生猪价,猪肉价格上涨过快则消费者会转去消费鸡肉、牛羊肉等其他肉类。现在牛猪出栏,生猪价格松动,屠宰企业趁机联手压价,促使生猪价格快速回落。”冯永辉说。

尝到甜头 乡亲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